王萌翔是誰?

做一個聽話的小孩,還能拿到糖吃


Advertisements

 

一個恆毅中學畢業的中五生,畢業後就當記者,現在已40歲,還只是一個高級記者 。為什麼用到 「只是」 這個字眼?

因為和他同個年代進報館的,不是另謀高就,就是升職當主任,然而這王萌翔至今還是個高級記者。其實報館給他高級記者的這個頭銜,也只是讓他好下台,免得被新晉記者質疑和取笑他的能力。

報館向來在業內大家都知道的:就是一個大慈善機構。

很多不思長進的人都可以在報館生存很久很久一直到退休。報館內有愛嫖的、有酗酒的、爛賭的……這都是公開的事實。只要對報館內部有些認識的,都知道一些記者的臭款。但是就算很爛都好,報館還是會收留他們,並且給他們薪水養著這批人。

Advertisements

在這種科技的時代,很多人都能夠寫網絡新聞。但是報館依然很缺人,因此他們更不會被炒魷魚,生活可以繼續糜爛下去。報館給你人情,你吃報館的飯,為報館效勞是應該的,當然其中一個重點就是也要聽報館高層的指示。簡單來說:你乖乖聽話,我就讓你繼續可以有飯吃

 

喝高爾夫酒,才是做政治嘛

Advertisements

檳城光明日報高層容耀群是目前民政黨老大最要好朋友,每週相約打高爾夫球(是不是整個電視劇情節這樣?沒錯,如果把細節翻拍出來,分分鐘還好看過紙牌屋——美國電視劇)。

他同時也是許多報館主任級的好朋友。好朋友的關系是好到什麼情況,就是每晚一起喝酒,談笑說是非,高層跟民政老大最愛一起相約打高爾夫球,甚至還有相約出國旅行。相傳只要林冠英的文告發出,光明高層馬上轉傳給民政老大,要他馬上作回應;相反的,民政黨的文告發出之後,是沒有高層傳給林冠英讓他來回應的。

此外,很多民政馬華的文告、召開記者會的idea,都是喝酒時腦力激盪出來的。

今晚喝酒講,明早開記者會讓小記者去寫,然後報館就安排給登多大就多大,馬華民政網絡槍手馬上配合這則新聞再網絡上持續發酵。100%不是真的事情,就會被講到好像真的一樣。

Advertisements

你以為這樣就結束了?太天真。

隔日報館就會再安排小記者來一篇的跟進新聞,然後隨便訪問幾個人,再來請幾個評論員寫評論酸一酸,這才完美。這就是典型的國陣媒體操作模式。

當然,你不可以直接點明這就是國陣媒體,因為這樣,會有馬六甲一群記者穿了黑衣跑去採訪你的。(笑)

 

王萌翔就是典型代表人物

Advertisements

王萌翔就是個完美的典型例子。

他特愛杯中物,但是自己的薪水又不高,要喝免費酒的就跑去投靠馬華民政。

反正王萌翔也就只是個爛記者,沒有理想報負,只要你給我一點甜頭,我就幫你辦事。

就是這麼簡單的道理,一拍即合。廣東話有句叫做 「姣婆遇到脂粉客」,就是這麼一回事。

當年他一畢業,就受到馬華當時的行政議員劉一端的愛戴。在2000年代很流行刮刮樂。當時的刮刮樂老巢就在大山腳,那時劉一端也是大山腳武拉必區州議員。只要刮刮樂有什麼風吹草動,劉一端馬上知道。他會知道不是因為他跟官員熟,而是因為有記者通風報信。

 

劉一端就是上屆大選,輸掉州議席連按櫃金都拿不回的馬華大山腳聯委會前主席。(BN 2203 VS DAP 16995,BN劉一端失去按櫃金)目前,劉一端和小老婆雙棲雙宿。他的大老婆也因為他出軌之後而大病一場,並臥床多年,到後來簡直就是被逼瘋並也被逼到離開人世。
Advertisements

王萌翔的生存之道

那個通風報訊的記者就是王萌翔。劉一端和刮刮樂台下交易,那些我們不多談。

要講的是,他就是那種只能當檳州馬華和民政的小狗仔,有什麼風吹草動就通風報信。

他的馬來文和英文不好,他想繼續在報館生存就需要一些別人做不到/不願意做而他卻肯去做的事情,加上他喜歡喝酒又沒錢喝酒,哪裡有請喝免費酒他就撲著去,完全沒有底線的一個人 。

Advertisements

馬華民政就算知道這一切,就算再看不起他都好,但是他們不敢得罪他,當他是無冕皇帝。王萌翔自己依然沾沾自喜,以為自己是英雄,殊不知其實馬華民政在背後笑他是小丑、是狗熊。現在王萌翔還是記者 ,還有利用價值,只要他一天不再做記者,他就什麼也不是了,馬華民政肯定睬他都傻。

喝到天快變了還在夢遊

Advertisements

還記得當年2008年前,王萌翔喝酒都是在馬華日落洞區會主席拿督饒樹達的店裡喝。去問問記者界老一輩,他們肯定知道得很清楚。其實除了王萌翔,還有很多記者都是混在饒樹達那邊,每個禮拜至少兩天或以上,過著說是非的日子,對這個社會自然沒有任何貢獻和意義。

馬華民政在2008年前隻手遮天,誰都沒有想到今天會輸到一敗塗地,甚至兩屆以來完全收復不回失地。原因其實不是在於喝酒浪費時間,而是他們養了一批沒用的酒肉記者,每天談是非但是卻沒把重要的民意上報,過著醉生夢死的生活,2008年一夜變天,這些人甚至還不知道自己闖了什麼大禍。古代有貴族收養食客(門客),工作就是幫自己的主人分憂解難,但是很明顯這一班酒肉食客,不夠格,哈哈。

Advertisements

 

變天之後,還在喝酒

那些國陣收養的記者隨著在2008年國陣在檳州倒台後,有點樹倒猢猻散的情況,在沒有養分供應之後很多已離開報界。當然還是有人是一無所長的,只好繼續留在報界找吃,繼續噹噹二五記者。他們最厲害的就是每當有什麼風吹草動就通知馬華民政召開記者會,讓他們可以寫新聞交差。

交完差,當然是繼續吃蛇。

我相信讀到這裡,很多記者會抓狂表示:我們不是國陣記者!

先別急,你捫心自問,你身邊有沒有這樣的人先?要不要我把名字一一列出?王萌翔只是其中一個啦。

喝酒養人,當然不是只發生在2008年前的事。

以為08年後馬華民政就沒有再請喝酒了嗎?那你就太天真了。

現在喝酒的地方有好幾個,其中一個是媒體界最出名的諾登美食坊。

諾登美食坊除了是遊客最愛的地方,也是狗腿記者最愛到的地方。

現在國陣的那幾個傢伙沒有官位,自然就更有空請狗腿記者們喝酒,他們現在就與這些狗腿記者躲在各個地方繼續雙劍合璧來專挑檳州政府的錯處,然後大力對檳州政府鞭撻一番,不亦樂乎。

今天的故事就到此,有機會我們再繼續

Facebook 留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