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飞机在吉隆坡国际机场降落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1点钟,比预定的时间晚了整整一个小时,我开始有些担心。

出发之前,我在网上订了一个吉隆坡的黄包车,跟司机说好10点钟来接机,机场离我们住的酒店大约有将近一个小时的路程。在中国长大的人,也许心里多多少少都有点对别人的契约精神不信任。比如说我们晚点一个小时,司机是否还在等着我们?假如没有等,那么我们这么多人和行李该如何折腾到酒店?如果在等我们,延迟了这么长时间,又会不会要求加钱?

就在等行李的时候,微信忽然收到一条信息,“黑帽子,白T恤,门口等”。我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等我们出来的时候,一个带着黑色鸭舌帽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十一侠?”,我确认。他伸出手来说,“你好,我是潘金华”,笑。我心中忽然暖了一下,第一次出国的担心减轻了很多。

Advertisements

我们一行五个人,带了很多行李。潘先生的车虽然是七座,但是也显得拥挤,我年龄最小,又是男生,就钻到了最后排,在一堆行李中间插空而坐。对此潘先生一个劲的道歉,“不好意思,车太小,委屈了你。”车是我订的,他并没有什么对和错,但是我心里却很感动,甚至有点不适应。这种不适应就像你忽然发现别人都在排队等公交车了,一种毫无防备的认知错乱。

潘先生就成了我对马来西亚的第一个印象,就如同这个国家的空气一般,热热的包围着你。

城市初面貌↓↓↓

Advertisements
很时尚的建筑↓↓↓

2

吉隆坡是马来西亚的首都,也是马来西亚最大的城市和经济文化中心。我们住的酒店离吉隆坡的地标性建筑双子塔只有几分钟的路程,而在双子塔的楼下,就是非常有名的双子塔购物中心。这里是吉隆坡,或者说马来西亚最高端的购物中心,你所知道的奢侈品店几乎全部都能在这里找到。

Advertisements

双子塔购物中心↓↓↓

我们在逛的时候,米公子想上厕所,我们顺着指示牌找到了一楼的一间,忽然发现门口竟然有门卫,在即将进去的时候将我们拦了下来,一个人要收2马币。按照当天的汇率,一马币等于人民币一块七,上个厕所换成人民币竟然要3块多钱,我们瞬间觉得太贵,在高端购物中心上个厕所竟然也这么奢侈。

Advertisements

厕所收费↓↓↓

门卫说,想要免费的可以去楼上,于是我们上楼。就在找厕所的路上,我看到了最让我惊喜的事物,一家书店。对于爱看书的人来说,能在国外买书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因为你可以真的做到肆无忌惮。我看到了很多只闻其名,却无缘见到真容的书,买了一堆回酒店,就这样在出国的第一个夜晚,我满足了我的第一个愿望。

Advertisements

 

书店↓↓↓

这家书店的位置虽然在三楼,但是面积却超过了任何的一间楼下的奢侈品店。就在抱着一摞书走出书店那一刻,我对刚才高价厕所的不快忽然一扫而空,这样一个寸土寸金的购物中心,却容得下一个超大规模的书店存在,这本身就让人心怀感动!

Advertisements

3

在出国之前看资料的时候,我知道因为天气炎热,所以这里最好的就是制冷设备。不管是我们住的酒店,还是购物中心,冷气都开得足足的,让人满身起鸡皮疙瘩。政府甚至修了一条长达数公里的人行天桥,并且是带冷气的,用来连接几个比较大的写字楼和商场。

第二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我被子没有盖好,所以早上起来就觉得嗓子有些不舒服,根据以往的经验,应该是嗓子有些发炎。正好这天上午我们是去考察吉隆坡的另一个商业中心,也是吉隆坡最大的购物中心—巴比伦购物广场。在负一层,我看到了一家药店。

药店↓↓↓

Advertisements

但让人怀不解的是,我在这家药店里竟然没有看到药,货架上陈列的几乎全部是营养品、生活用品之类的事物。在药店里转了几圈,我找了一个会说中文的导购,一个和我年龄差不多的男孩。

男孩听说我要买药,却忽然警惕起来,问我哪里不舒服?

我说我感冒了,找不到感冒药在哪里?

他却一个劲地问我,你发烧了吗?我否定。

他又问,那你流鼻涕吗?我又否定。

他接着问,那你是什么症状?

说实话,到这里时,我真的是有点不耐烦了。我说要买感冒药,你直接给我找感冒药就好了,问这么多干嘛?

我说,这里不是药店吗?

他却忽然问我,你是不是想买抗生素。

我迟疑了一下。

男孩说,先生你是从中国来的吧,抗生素的药我们是不能卖的,你必须得有医生的药单。

Advertisements

说着,他把我领到了店铺的最里面,在这里我看到了一排药柜,被一层透明玻璃遮住了,玻璃后面就是码的整整齐齐的药品。

就在这时,男孩又重复了一遍刚刚说过的话,先生,这里的药品是不能随便卖的,你想要抗生素的话必须得有医生的药单。

我问道,我嗓子有些干痛,那我该吃什么药?

男孩拿出了一板白色的药品说,我只能给你这个。我看了看,那是一板很大的药片,有点像润喉糖,2块钱马币。

最终的结果是,我没有买这润喉糖,但是给男孩说了声谢谢,非常真诚的说了声。

几天后在新加坡,在新加坡国立大学的一间星巴克露台上,我对在新加坡定居的华人于先生说了在吉隆坡买药的事,一直以来,他是对吉隆坡都不太看好的,但是对于这件事却非常的认同。他在新加坡已经十五年,在十五年中,他清楚地记得一共用过四次抗生素,打过两次点滴,这就是全部。

Advertisements

我自然也理解于先生对吉隆坡为何不看好。

4

就是在这个马来西亚的首都,我们被一再告知的首要问题却是安全。刚下飞机,在从机场去酒店的路上的时候,黄包车司机潘金华就告诉过我们晚上不要随便走,一定要注意安全;我们拜访的当地的一个中国来的商人也一再告诉我们,晚上的时候千万不要随便出去逛,千万要小心会被抢。这个商人曾经接待过一个从中国来的100人的考察团,尽管严密把控,但是到最后,依然有两个团员被抢。

吉隆坡政府的腐败也几乎人尽皆知,就是这个商人告诉我们,你找政府办事的时候,政府的人会直接问你,他有什么好处?赤裸到让人不适应,一点都没有国内的含蓄和委婉。但好处是,只要政府觉得满意,一切就都可以谈定,不用担心发生变数,这一点又是国内所不及的。

也是在这个国家,这个最大最繁华的城市,你会看到摩托车在大街上呼啸而过,这些全是本地人,华人是不会骑摩托车的;这里的政府会四点半准时下班,办一个签证排一天的队,等轮到你的时候,他们忽然告诉你说,对不起现在下班了,请明天再来;这个城市因为人力不足,而工作岗位又需求丰富,导致人们整日懒散,视加班为天外奇谈,是典型的老板弱势员工强势的城市。

汽车和摩托车混行在机动车道上↓↓↓

但这个城市有着黄皮肤的华人,也有着戴着宽大头巾的中东人,有着皮肤暗灰的印度人,也有着金发的欧美人。这形形色色的人群,共同组成了这个城市的底色,也让这个城市显得如此宽容,仿佛能够包容一切。

很多穆斯林风格的建筑↓↓↓

我们在吉隆坡呆了三天,潘先生就开车带着我们转了三天。他祖籍福建,来吉隆坡已经整整四十年了,老婆在大学教书,两个孩子都在新加坡工作。老潘专职做黄包车司机,载从中国来的游客到处跑,并且在对中国游客做介绍的时候,会说自己是马来西亚人。

在吉隆坡考察楼盘时,一套合人民币500万起步的别墅区,绿化成这样,一直在想,交房为啥居然没有维权?↓↓↓

在离开的那天早上,老潘四点钟到楼下送我们去机场。我问老潘在吉隆坡这么多年感觉如何?老潘说,这个城市缺点很多,但是优点也很多。

是的,这个城市缺点非常的多,虽然我在这里只呆了三天,但是假如你要问我是否喜欢这里,我会说不是很喜欢。因为这是一个不能给人带来安全感的城市。

我最后走的时候问老潘,你会选择让你的孩子呆在马来西亚还是出去,他说:两个女儿都在新加坡,我给她们说,你们不要回来了,呆在新加坡吧,或者去别的国家。而一个父亲这样最肺腑的话,也许代表着一些最真实的想法。

但是就是在这样一个城市,却能容得下一个书店在奢饰品云集的空间里生存;也懂得将药品锁起来,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卖给你。

也许在他们看来,这些都是如此的常见,因为这些都是常识,一些国家最基本的文化精神生活需求和居民健康最基本的常识。而这也正是最简单的普世的价值。

但是,为何正是这些最简单的普世价值,却让我如此感动,而又感到如此的新鲜。我不得不承认自己在从小受到的教育和生存环境影响下,对这些最基本的普世价值有着认知上的缺失。就在某一刻,这些缺失又给我带来了无尽的惭愧。

就在黄包车司机潘先生送我们到达机场的那一刻,打开越野车的车门,我最后一次感受到了这个城市的炎热,来自南太平洋的热流一直在暖暖的包围着你!

走进吉隆坡机场,我们坐上了飞往碧桂园森林城市的飞机,告别了吉隆坡↓↓↓

Facebook 留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