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s
有人问院方紧急部是如何管理的,是否每逢祈祷时段,这些救护车人员都暂时离开岗位?而非有充足的人手24小时轮值待命? (关丹25日讯)关丹一名小学女生中午时分被发现晕倒在校内,且全身发冷,老师立刻致电中央医院叫救护车,接线员却说“祈祷时间,全部都出去了(semua dah keluar)”,无法马上前往现场。老师担心学生安危,唯有亲自把女生送到中央医院急诊部,惟抵达医院时却发现多辆救护车都停放在外,非议医护人员在紧急时候却拒绝派出救护车,万一病人或伤者错过了黄金抢救时段,一条宝贵的生命不就白白牺牲了吗?
这名不愿透露姓名及学校名字的的老师受询时透露,这起事件于昨天中午约12时15分发生,一名女学生在校内突然晕倒,不省人事,而且手脚开始变得冰冷。 “紧急的时候,我们拨打999叫救护车,接线员问了我一些问题,包括我的名字、事发地点、当时情况,过后又告诉我她会把电话接去医院紧急部门。 “紧急部门接线员接听后,除了重复问刚才的问题,还增加了几道问题,包括我的姓名、确定意外地点、学校的正确位置、晕倒学生的年龄、当时的情况,而且问了很久,过后又复述我提供的资料,整个过程花了大约6至8分钟。
“当时我的学生已经昏迷,情况发生时是接近祈祷时间,紧急部门的医护人员告诉我他们的救护车全部出去了,要我等。我问对方要等多久,他说他不确定,因为要等到救护车回来,才能过去学校载晕倒的学生,加上那时是接近祈祷时间,很塞车!
“我们也因为担心塞车会耽误了急救的黄金时间,所以才叫救护车。眼见学生情况不妙,我们不能痴痴地等,于是决定亲自把学生送去医院,兜了大路再穿小路避开车龙,终于抵达医院!老天啊!全部救护车都停泊在医院门口,和刚才被告知的‘全部已经出去了’明显不吻合!无奈!我又能怎样?” 她说,昨天当她们开着车准备送女生到医院时,一位马来男医护人员再次来电询问该名学生的情况。 “他知道我们自己送过去医院后就不多说了。目前,这孩子已经在医院就医, 并且等待报告。” “针对这次救护车的情况,我们并不清楚院方紧急部是如何管理的,是否每逢祈祷时段,这些救护车人员都暂时离开岗位?而非有充足的人手24小时轮值待命?希望能了解他们的操作情况,进行改善。”
关丹东姑安潘雅富珊医院巡察员主席刘德发受询时指出,他接获民众反映后,已经致电关丹中央医院救护车单位的负责人向对方了解情况,然而,当局需要充足的资料,以便针对事件展开调查。
Advertisements
Facebook 留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