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s
麻烦大家分享出去,照片的男人,还有四个同伙...
在新山一带骗了很多小孩的电话,我弟弟和朋友也被骗走将近八千的财物 骗局内容大致上就是说前几天在这里发生打架事件,我怀疑你有份打我的兄弟然后就要你拿出手机,不允许你通知那天一起打架的人,让你在这里等下他去叫他的兄弟来认是不是你 之后拿走电话钱财就没在回来 这张照片是受害者朋友分享的照片,背对镜头的是受害者 这辆车是他们犯罪时驾的车,一共有五个人,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同伙,但是每次犯案都是超过三个人一起 现在峇株吧辖的治安非常不好,如果你们是住在班卒,四脚亭,旺金城的朋友们,一定要注意窗户!这两位就是在凌晨时分破门行窃的小偷!请住在那一带的朋友一定要多加注意与安全!!!
有许多受害者已经认出这几个人是一伙的了,请广传出去,以防自己的家人成为下一个受害者! 他们的干案手法: (1) 八打灵再也Jaya One商业中心一间学院的讲师今早致电本报,揭发他的3名学生面对类似遭遇,希望本报刊登有关新闻,让公众引以为鉴。 这名不愿具名的讲师说,事情发生于上个月24日下午2时55分,他的3名男学生(年龄皆18岁)趁休息时间到楼下的Wendy’s快餐店用餐,不料一名华裔男子突然趋前诬赖3人殴打其“兄弟”,并警告他们不准离开快餐店。
大方请学生喝饮料 他说,这名男子当场致电其“老大”,而这名“老大”在2分钟后就出现。2人起初大声责骂他的3名学生,但不久后态度突然转变,不但承认认错人,还请3人喝饮料。 “这2名匪徒过后把3名学生从快餐店内哄骗到户外座位,再诱骗他们把手机放在桌面上,接着其中一人又把2名学生骗进快餐店。” 他说,坐在户外座位的匪徒伺机抢了桌面上的3台手机迅速逃离,另一名同党过后也一起逃走。 他说,当场被吓得愣住的学生过后向商业中心保安员寻助,但保安员在翻看闭路电视后,发现匪徒没把车停放在停车场。 他形容这2名匪徒的手法非常狡猾,相信他们专向入世未深的学院生下手。 (2) 今天中午ky fb问一起吃午餐~ 既然不知道去哪里吃,就决定去麦当劳吃买一送一的foldover了~ 去到JJ的Mcd,当我们排着队的时候,有一个染头发的samseng走过来问,“对不起吓到你们,我怕我打错人,请问你们昨天有出现在这里吗?” 我们觉得很奇怪,就推说没有,然后他就叫我们坐下来,说要问一些东西~ 因为他的兄弟昨天在这里被砍两刀, 我们想说应该是认错人,应该很快settle就坐下来了~ 其实我们心里都没有谱,因为ky的确有认识一些三教九流的朋友,说不定真的被点错相~ 一坐下来他就问长问短,问哪里做工之类之类的~ Ky看到情况好像不对,就一直带他兜圈子,怎么知道他一怒就想动手~ 然后我们为了避免惹事就应酬他几句~ 然后他打了一通电话说叫兄弟来认人~ 然后就来了另一个胖子ken,染头发的那个叫辉的人走掉了~ Ken也来意思意思的问了我们两三句话,然后叫我们去KFC。当我们推说我们想在Mcd吃东西的时候,他就大大声威胁说如果不去的话,等下你出去被我的小的打我不敢打保单~ 骑虎难下,我们只能见步行步~ 去到KFC,那个辉一看到我们就想动手(扮黑脸?)然后那个肥仔就按着他说没事没事(扮白脸?)~ 然后又另一个老大来凶我们说我们说话很串~ 然后就想动手~ 过后又突然笑脸对着我们说你们想吃我请你们吃~ 就叫我自己去买三粒汉堡~ 我起身的时候有注意到有两个年轻人(MMU学生?)也被他们挟持着~ 当我拿了三杯可乐来,那个老大就把我叫去角落,查我家杂~ 问到一半的当儿,他们把Ky还有另一个男生叫出去,说是要点像认人~ ky不在我就急了~ 心想会不会被动手了? 然后那个老大就叫我拿钱包出来,看到我的两张提款卡就说这个就像是他们兄弟不见得~ 逼我交出来不但止,还要我说出密码~ 说他们没有求财,只是查查看~ 我能怎样?朋友在他们手上只好就范了~ 虽然那时候心里充满了疑问,不是说好来点像的吗?怎么突然问起了我的提款卡?我心想~ 为了避免ky发生事情,我只能乖乖的就范了,他们看我酱“顺摊”也没有再为难我~ 过后他们还我两张提款卡,我也没看仔细就收进皮包了~ 那个辉在他们走后接手和我“闲话家常”,然后在他们走远后,说你们等一下,就出去打了个电话~ 我趁他们不在就尝试打给Ky,但是电话转入留言信箱~ 我心里浮现着很多疑问,但是只能够祈祷他不会发生事情了~ 然后另一个被勒索的男生看到辉走远了,就看着我说,“我们先走回MMU吧~”,我听了直接赌懒, 自己的朋友都不懂被带到哪里去了,他还想撇下朋友自己逃掉,这个时候走掉的话,我还是人来的?我直接拒绝,“你要回你自己先走好了,我和朋友两个人来就要两个人离开~” 他过后又问了好几次,我不耐烦直接叫他先走了~ 我就这样在KFC傻傻的等了45分钟,才看到ky和另一个男生从jusco里头走出来,然后说他们也是被那群samseng 叫他们在foodcourt等~ 这时候我就知道我们中了圈套了~ 我的存款大概是全部蒸发掉了~下学期的学费“冻过水” 我打开皮包一看,证实了他们真的把我的提款卡偷龙转凤了,急忙叫朋友找出马六甲cimb的电话,至少能够冻结我的户口,虽然不懂来不来的及,怎么知道打过去一问,他说你只能来到现场我们才能帮你,我气得吐血,赶忙飞车过去batu berendam的银行,去到过后,她说就算你要报失你的提款卡,你还是需要填表格我们才能帮你~ 我大喊:你奶奶的~ 我现在被打抢你还跟我要有的没的?然后她说“服务电话在那儿,你自己打过去跟服务中心报失~” 一开始是你叫我来的,现在却推说不能帮忙?! 我直接无言……………… 等到电话里头的电脑终于转接去接线员,接线员又问我一堆有的没的~ 名字、身份证、地址甚至是哪里申请~ 然后告诉我别担心户口里还有钱~ 我忙问剩下多少~ 她用甜美的嗓子告诉我“rm20.50” o0o 过后我去警局报案,坐在服务台的警员非常的“尽责”花了两个小时帮我们录口供~ 录完口供后,他就打发我去靠近红屋的警局找一个inspector,然后再跟他录多一次同样的东西~ 就这样我们又跑去了另一间警局,因为接近开斋时间,inspector很不爽的语气来审问我们~ 问我认不认得人,我说看CCTV就知道是谁了~ 他就鸟看CCTV我也会~我是问你认不认的人~ 如果你要我画出来我是画不出的咯~ 然后他就一直问我做么刚才tak lawan balik?现在又会跟他顶嘴~ walaoeeehhhh~ 刚才的情况都不懂他们是不是会对ky动手,我还凶个懒~ o0o 然后他很不耐烦的叫我出去说明天11am去找他认脸~ 如果明天是叫我拼图的话我给他拼个doraemon脸吧~ 我叽歪的还记得啊? 就这样我们今天被黑白两道的人折腾了八个小时才被放行…… to all,如果你们遇到类似的事情,不要像我们酱乖乖就范,直接跑进jusco,嫑理他们问你什么只是认一下脸,如果不是就放你走这些屁话~ to polis, 我们报个案都要花几粒钟,跑几个地方,你他妈的还敢叫我们相信大马警力?! to cimb, 我希望你们的接线员可以多一点点,嫑每次打进去help line都是sila tunggu sebentar 的声音~ 有紧急事件真的会很赌懒~ to those samseng, 你们做黑黑不起,只敢来找我们学生下手,希望你吃东西小心些,被豆腐花梗死就不好了~
Advertisements
Facebook 留言版